最新通知:请记住l 最新网址a
【小医护遇着笨绑匪】【作者:我爱巧文】【完】

我叫秀惠,今年十九岁,刚刚考上大学。虽然学费不算好贵,但我还是没有钱交学费…刚好,给我看到一张请私家看护的招纸,那我就寄信去应徵。没想到,这样就成功了!主顾是个八十多岁的有钱人,虽然健健康康,但想看护长时间照顾,我不得意的,唯有住在他家拉~还好,大学的课不算重,所以还算可以两边都兼顾到。我后来才知道,原来那个阿伯,是全国百大富商之一,只是为人非常低调,才没甚么人知道。他看上去,和一般八十岁的老人差不多,但身体却挺健康的,每朝五时左右,就出去缓步跑(不是散步啊!),一小时后来回来。而且身手也挺灵活的,一般男人七十岁,条腰已经硬到动不了,但他却游龙活虎的呢!

  他请看护也合理,始终老人家如果独居,只要失足跌倒没人发现,就好容易挂掉了(我总算是读医护系的)。不过,他竟然要我替他冲澡呢!我都不明那些有钱人,这么有钱召妓不就可以了吗,为何要搞这么多来吃我豆腐?真搞不懂~「先生,洗完背了,请转过身来吧~」「不用这么生外,我人很随和的,叫我爷爷就可以吧~」「好啊,爷爷~」这个阿伯正一死变态!唉,他一转过身来,我就要帮他洗他的老鸟了,真够呕心…「啊,秀惠按得爷爷好舒服,按久一点吧~」老淫虫趁我帮他洗老鸟,就捉住我的手,在老鸟上乱按,变态极了!

  「不要拉,爷爷~」要在他面前装可爱,真是要命呢~他之后一直是这样,有几次在洗的时候,他的老鸟还硬起来呢!我都假装没看见的,替他洗下去…虽然有时呕心,不过薪金不只够交学费,甚至可倒过来养爸爸妈妈,这样便宜的工作,可以不做吗?

  就是想不到,有这样的一次…那天,我正在他家打扫,可能汗湿了恤衫、还是热裤太短,总之不知怎的,那老头突然从后抱着我!我立时不知所惜,他却紧贴我颈背,急急的说:「秀惠、秀惠…爷爷真的很喜欢你,我都当你自己孙女了,秀惠就让爷爷舒服一次吧…」你对孙女会做这种事吗?!「爷爷,不可以这样的~」我叫着,老实说,要反抗我一定反抗很了,但要是和他翻脸,这份工会就没了…「这样吧、这样吧…我加你薪金,十五巴仙…四十巴仙、五十巴仙~」我听到,整个人呆住了!他见我停住了,便继续加码:「两倍、三倍…可以了吗?」啊,这样一个月的薪金,就够我用半年拉…这实在太难抗拒了~「爷爷说真的吗?」「对,真的!」「那好吧,爷爷…」我终於屈服了,屈服在万恶金钱之下!

  我答应了,他就更色狼相的,捉住我的手,按到他跨下;他的双手,便在我胸前撩弄、不停玩着奶子…「下下下~」在我耳边响起,听到都作呕了,他还伸舌的,舔着我的粉颈~更恐怖的还在后头,他越舔越兴奋的,便伸舌舔进我的耳窝!

  我不禁全身大打冷颤,他还以为我很舒服的,说:「秀惠都舒服过了,也该让爷爷爽一下吧~」我转过头来,见他已经打大赤勒、露出鸡巴了,他搭着我膊头,示意我跪下来…面对住丑陋的老鸟,我唯有闭上眼睛、甚么都不去想的,便一口把它含下去~吃下去,倒没有我想的那种酸臭味,还好,至少可以让我放胆的吸…「啜啜啜~」我用力的吸,想快点把它弄起来、快点完事,慢慢的感觉到,鸡巴在口中渐渐增大呢~「啊,秀惠吸得爷爷好舒服呢,看不出秀惠原来是千人斩呢~」这嘴贱的老头,我真的想一口给他老鸟分家!他一边抚着我的头,一边却不自禁的,慢慢的抽插着我的嘴…过了几分钟,他便叫着:「够了够了~」拔出了鸡巴~「来,屁股要对住我的~」我唯有听他话的,把屁股对住了他…

  他捉住他的老鸟,按到阴唇上了!我想他快点完事,但也很紧张的,始终,我没想过和这么老的人做啊~「啊~」他插进来了,我不禁叫了一声…他摆起腰来,始终有点年纪嘛,速度都不能太猛,慢慢的抽插起来,在阴户进进出出了~他不停摇着腰,让鸡巴不断进入我体内,同时,手也在圆浑的屁股上,一直乱摸~「沙沙~」声的,手不停在屁股、大腿上摩擦,弄得我不禁有点痒了,「啊,秀惠的肌肤好有弹性、好舒服啊~」虽然鸡巴有点小,抽插也不猛,但不知怎的,阴户被搞得湿湿的,好想要多一点啊~「噜噜噜~」才几分钟,他就伏了在我背上拉…已经没力了吗?他却继续摇着腰、抽插着小穴,手还抓到我胸前,玩着奶子呢!他伏在我背上,全身贴下来的,他还伸舌舔着我勃子,喘气声又在耳边响起…这明明是很呕心的,小穴怎的却开始骚麻起来?!

  「秀惠的身体太青春、太舒服了~」说着,他抽插多数十下,就爬起身来、拔出鸡巴了…他躺到床上,说:「秀惠,来骑爷爷吧~」不只说要为薪金着想,小穴现在也痒极了,可说骑「爷」难下拉!我跪在他的跨下上,扶直鸡巴的,慢慢的坐了上去~他年纪有多大,我还很清楚,所以只能轻轻的、慢慢的摇着身…但小穴早就骚痒了,只这样摇着,便已经够敏感、够舒服了!

  「嘻嘻~」老头伸手到我奶上,我以他只是搓弄,他却搔着痒的~我的腰已停不下来,唯有用手挡着的,他却不停在搔着,搔到奶子、小腰和大腿,弄得我好痒啊,不断打着颤呢…「啊~」老头突然叫了一声,阴户觉得忽然暖了一点点的,噢,他在我阴户内射精了!

  他射了精后,反而是我觉得不够,趁鸡巴还有点硬度,便多摇屁股两下…不过,他都是八十岁的老人了,不到三十秒就完全软掉拉~之后,他要的时候,我不再那么抗拒,也能在当中找到些快感。不过以他的年纪,一星期一次,已非常了不起拉。很多时候,只能吃吃我豆腐而已。

  老实说,这样搞得我更痒呢!不行就不要搞嘛,他每次搞到我刚刚有感觉的,自己便不行了…我就像被吊到半空,上不下天、下不接地的,搞得人家心烦意乱了~那天,他又想要了(他不是前两天才搞过我吗?)「唉~我知道自己已经老了,不能满足你,又不能给你名份,唯有买小黑来,舒缓一下你的需要…」那老头当自己甚么?甚么不能给我名份?他只是老板耶!不过,这点还蛮细心的~小黑来了后,我的生活真的有趣多了,尤其牠很会撒娇的,我挨着墙看书时,牠都会来钻我的腋下,或者就倚在你腿的睡。我也喜欢在有闲时,脱光衣服、涂上蜜糖的任牠舔…牠舔的,就是和男人舔的不一样,快捷、灵活又让人敏感,往往有触电的感觉~我都不知怎么说了,总之就是舒服拉!有时玩疯了,还会自己含着一些蜜糖,让牠来舔我的嘴…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呢,不过玩起来也挺爽呢~我和小黑的生活,越来越亲密了,有时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觉、一起逛街,有时又咬食材的一边,让牠来咬另一边。我之前以为,这样的主人都是花痴,想不到现在自己也这样呢。我后来才知道,小黑原来是只母狗…就是说我一直和她搞同性爱了,哈哈!

  那老头每年都要进医院一次,做一个星期的身体检查,就在这个星期,有一件大事发生在我身上…「各各各…」竟然有人敲门?我不知就里的,便走去了开门。门一打开,就是三个身穿西装的男人,其中一个说:「我们是西门董事长的下属,有事来找他的~」「对不起啊,他不在,他进了医院,你们可以去医院找他~」正当我要关门,另一个却用脚顶住门的,说:「我们是由老远走来的,天气又这么热,大姐就让我们进去休一休息吧,一会儿就可以了~」他这样说,我基本上没得拒绝的,但他们进来时的表情,却每个都怪怪的,有点想笑又要装严肃的,我的心不禁不安起来…「大姐,你住在这里的吗?是西门董事长的女仆?」其他人听到「女仆」就笑了,我便回答:「我是他的私家看护,为了方便和二十四小时照顾他,所以便住在这里~」「原来是这样…我们三个是西门董事长旗下西门百货的人事、外务和采购部副部长,半个月前西门董事长说现在生意大降,要紧缩开支,就下令删除了部门副部长的职位…」我听到这里,心都寒住了,脚退了两步,就被另外二人按住了…「给我们的薪水就没有,玩女却很疏爽呢,真是一个贱人!我们现在连工作都没了,甚么都不拍,就来看看那贱人,剥削我们下是过怎样的生活~」说着,另外二人便开始在我身上乱摸…

  我这时惊得话都不敢说,身体更不禁打着冷颤~「啪~」他们把我的钮扣,都扯烂了!我大半个身子,都裸露出来了,他们还托高我的奶罩,乱摸着我奶子…我不自觉的,手已经去挡住他们了,其中一个突然掐着我的嘴,说:「婊子!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每天都被董事长玩,你这贱货现在到我们手,怎么就变不行了?」我被他的话惹毛了,登大眼的瞪着他…「干…被我们捉住,还逞甚么凶?!」说着,他便一手推我落地,不等我转身,他就捉住我的手,拉高~忽然,一道厚大的力量压在手上!「端木,我帮你踩住她双手,还不好好教训她?」原来是刚刚装客气的男人…而捉住我的男人,就快流口水的望着我,想吻我似的,但一看到我的瞪眼,便又不敢了~他骑在我大腿上,手忙脚乱的解开我的裤带,另一个男人移到我眼前…他好像喝醉了,不怕我的瞪眼,反倒让我有点怕~「好拉…我要进来了!」端木搞了一阵子,终於插进来了!我不禁眉头皱一皱、「喔…」了一声,那男人就趁我气势一弱掉,便吻下来了!我不知怎样好,拧转头的,又被他的手,硬跚跚的拧回来…我闭紧嘴的,他却不停吻着我的唇、舔着我的脸,呕心极了~这一下,连端木都看穿我是纸老虎了~他伸手的玩着我奶子,用力摆着腰支,更猛的操着我…啊,身体一下下的撞下来,鸡巴不停突入,阴道不断填满抽空,频密的动,我不禁慢慢有了感觉!那男人还吻到我的颈上,让我身体更敏感呢~端木把我的双腿,挽到腰上,一方面让鸡巴插得更深,一方面是可以摸着我的大腿~另外那男人站了起身,脱下裤子露出鸡巴,便掐住我的嘴,一下插进我喉咙!他一点也不温柔,夹硬塞进我喉咙,害我咳了几下,但他却按实我的头…「咳咳咳…」鸡巴堵住喉咙,好辛苦呢~他还摆起腰来,开始猛烈抽插!

  「啪啪啪~」不停的拍到脸上,鸡巴一直捅进来,真的不好受…他手一按住我的头,却拧转身的,也一手玩着我奶子,我觉得自己像个玩具了~但端木那边的抽插,却好像有点快感…难道我真是个淫娃?「啊…」那男人终於受不了,却仍固着我头虏,直接把精液射到我食道;不到几十秒,端木也射在我肚皮上…「唉…好累呀,该到你拉司徒~」说着,一直踩着我手的那男人,便站了起身…他有点摇晃,好像也喝醉了,却拉了我起身~他一手挽起我一条腿,让我单腿的站着,右手就拦胸的抱住我,握住我的左奶!「各位好!我今日会用结他,唱几首歌给大家听,请留意歌词~」说着,他竟然一声不说的,把手指插进我小穴…他的手马上抠起来,右手又在撩着我的奶子,还开始唱歌的~他真的把我当成结他?

  「ㄎㄑㄆㄊㄍㄐ…」他在我耳边乱叫,他唱甚么我都听不懂,只知他手指一直住小穴的抠…他一时轻唱着,手只慢慢的动;乱叫的同时,便在小穴狂抠,「集集集集~」的,手指在小穴肉狂震,抠得我也颤起来~等他刚慢了一点,我以为可以喘息一下,那知他又来了…我快被他弄死了!

  身体还未完全平伏,他又来一次,身体又再颤起来…我记得他唱了三首,最后一首时,我就昏倒了~话说回来,我十九岁的人生中,从未试这么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的高潮,不过怎我也不会再试了…可能被他弄得累死了,第二朝怎都醒不起来~「喂,起来弄早餐拉…」我被那个司徒踢醒,稍稍抹乾肚子的精液、大腿的淫水,便走到厨房弄早餐了…操,我被人奸还不只,还要给奸魔弄早餐!那个端木还色迷迷的,走进厨房,看着衣衫不整的我~我简简单单的,便煮了鸡蛋、香肠一类,再倒一杯牛奶的出去…他们竟然都赤裸着身的,坐在餐桌前!我摆好了饭菜后,便乖乖的站在一旁~「喂…」那个男人拉着我手,说:「我们的小弟弟还未醒来,你去叫醒他们吧~」说着,其他两人都笑了,而他更用力按着我膊,要我跪下…我也没得选了,只好爬进桌下的~看到那只小象,却没想像中厌恶呢,我轻轻提起它,便一口吞进去了!

  鸡巴含到口中,我便开始吸起来…「啜啜啜~」我晃着头、用力的吸,想不到的,它马上就膨胀起来~我吐出来看看,已成了八寸长的巨物了!虚荣的我,这时竟冒出一重成功感…看着这巨物,我紧张的心情不见了,反而阴部有点痒痒的呢~「那淫娃真的会吸…」他突然捉着我的手,就把我拉了出来,一直拉到沙发前~他就在沙发前,捉住我的勃子压下去,让我躬下身的,再从后插进来…「啊~」我不禁叫了一声,他却把我拦腰一抱的,坐了在沙发上!被他搞了一大轮,他才在我耳边说:「表演罗~」说着,他的脚也劈开着我的腿,我才发现沙发正对着餐桌,司徒和端木都望着我了~我不禁害羞起来拉!这实在太不好意思拉,禁不住挥手、乱动的挣扎,想挣脱开来~他一下没耐性,便把手反锁到我颈后…这下,我不只劈开大腿的给人看,小穴是怎被抽插,连胸前都打开给人看了!我整个被他锁住了,动弹不得,他下身却开始摇动起来,鸡巴一下下深入,我又开始有感觉了~他的腰越摆越快、越摆越猛,「啪啪啪啪~」的,不断抽空、充实着小穴,爽死我了~我从晕眩中,慢慢打开眼,却见到司徒和端木,色迷迷的望着,手还捉着鸡巴的,打着手枪呢…不知怎的,我心中却甜甜的,就像享受着被看!我被他锁定着身子,好像更受力的,他就像机枪的,向我连环开炮~「呀呀呀呀~」我抵受着他的攻击,不到五分钟,便全身颤动,檄械投降了…同时,他也真的发射了~精液射到子宫,肚子便突然一暖的,让我整个人更骚软的…但正当我还在享受着高潮余韵,却被拉了出来,把我推倒在地上~这个人是端木,他扑在我身上,似未抱过女人的,一来便在我嘴上狂吻,手不断横扫我的小腰、大腿,跨下也逐渐把我两腿钻开,终於找到洞穴了!「呀~」好舒服啊,和上一次感觉完全不同呢…他的不停的轻摆,粟动着我的小穴,搞得我更痒更骚的…他的嘴和手却没有停,不断的吻,搞得我下巴都是口水了;手还是黏着大腿的,摸得我痒痒的~「你的身体好温暖啊,~」他同时吻到我的奶子,我开始觉得他有点像个小孩,有点想去呵护他…我是疯了吗?

  他吸着我的奶头不放,我心头突然一暖的,更加软掉了~看着他伏在我心口上,啜着奶头的,不由有点被依赖的快感!他却摆得更频密的,鸡巴在阴道中粟动,快感绵绵不断…「呀…呀呀~」他终於在我体内射了,他算不上猛,但在我而言,却有点窝心呢~完了事后,我继续摊在地上,却见到他们围在一圈,似在讨论甚么大事的~「现在怎样办呀?」我无意中听到,便树着耳朵用心听下去,「甚么怎样办呀?你开始时不是一直也支持这样吗?」「是…但是我们也得有方法抽身吧~」「司徒你说怎样呀?」「其实现在也先不用那么怕,董事长才刚去检查,至少五日内不会回来…我看我们走后,那婆娘都不敢说甚么,我们不要去伤害她就好了~」「贱女人!董事长好一阵子都不会回来的拉,这几天,你要继续吃着鸡巴、被我们捅着小穴吧,哈哈哈~」那男人装胸作势的对我说,我便低着头的装着哭:「呜呜呜…」淫水却不断流出来了。

  字节数:11706

  【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